配资平台歡迎您的到来!

首頁 >  技術支持 > 國家應給予相應的财稅扶持支持生物質能源項目發展

國家應給予相應的财稅扶持支持生物質能源項目發展

作者来源:明陽機械發布時間:2015-02-28

  億萬年前的一棵樹埋入土里,會變成現在的化石能源。如今,通過新技術則有可能直接實現这樣的轉化。

  业内人士給这項技術起了個形象的名字——種植能源,它的好處有很多:清潔、變廢为寶、增加農民收入、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等。實質上,它就是生物質能源的第二代技術,乙醇汽油的升級版。

  在歐美,这項技術發展得風生水起。而在國内,主管部門對它卻并不認可。日前,在武漢舉行的“走進種植能源新時代”論壇上,中國農业大学教授程序向記者表示,我國的科技部門、能源部門對第二代生物質能源技術的动向、趨勢了解甚少,更沒有采取得力措施,这非常令人遺憾。

  乙醇汽油之失

  程序說,一提起生物質能源,大家想到的首先就是生物燃油,比如用玉米做的乙醇汽油,或者用地溝油做的生物柴油等,其實那隻是第一代的技術。

  推廣乙醇汽油,最成功的國家是巴西。聯辦财经研究院院長、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达表示,巴西盛産甘蔗,酒精廠都和造糖廠開在一起,聯动生産,糖价高的時候用甘蔗榨糖,糖价低時則用它造酒精。此舉使得巴西的乙醇汽油成功站穩腳跟,并最終占據了全國車用燃料使用量的一半以上。

  而在國内,第一代生物質能源的推廣則進展緩慢。國家能源委員會专家咨詢委員會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表示,他在任時曾经進行過一些嘗試,比如在遼甯、吉林、黑龍江、河南和安徽推廣乙醇汽油,後来由于糧食缺乏而作罷;之後又在廣西上馬了一個20萬噸級的使用木薯制造乙醇汽油的項目,因为经濟效益不好也停産了;還曾经嘗試種植麻風果榨油来作为航空煤油燈,但都沒有真正形成産业化。

  廣西那個項目上馬時,現任中國科学技術協會副主席的陳章良正好剛從中國農业大学校長的位置調任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一職,他當時非常想把廣西打造成“第二個巴西”,因为这里也盛産甘蔗,在他看来就是一個“巨大的生物質能源寶庫”。但是,發改委最終審批通過的是“木薯造乙醇汽油”的項目,年産20萬噸,相當于廣西自治區内10%的汽車燃料。

  很快,工廠就建了起来,産品也生産出来了,廣西區内跑的汽車都開始陸續使用乙醇汽油。但運轉幾周後,很多司機都抱怨,油門踩下去之後汽車的速度提不起来,還有人傳言乙醇會腐蝕發动機,慢慢地大家就不肯加这個油了,最終“木薯造乙醇”的項目陷入困境。

  後来,经過工程師分析,乙醇汽油并不會直接導致汽車的馬力下降,而是因为它能夠清洗發动機,使得發动機里長期積累的油垢被洗下来進入氣缸,堵死了噴油嘴,最終造成“馬力上不来”的情況。

  所以,陳章良總結說,一項新技術要落地,國家配套政策一定要跟上,否則産业就會很“艱苦”。

  重蹈覆轍?

  如今,生物質能源又進入了第二代技術時期。

  第二代技術使用的原材料更加廣泛,包括稭稈、棉花杆、落葉等都能为其所用,所以可以起到“變廢为寶”的作用。全國政協经濟委員會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長李毅中表示,我國有着豐富的生物自然资源,每年光稭稈的數量就有7億噸,大部分都沒有被利用,反而造成了大氣和水的污染。

  相比于風能、水能、太陽能、核能等其他新能源,生物質能源是唯一可以全面替代傳統化石能源的産品。因为風能、水能等隻能發電,而生物質能源既可以發電,又可以制油,還能造氣,可以滿足飛機、汽車、輪船等使用液體、氣體燃料的需求。

  正是因为它具有以上这些優點,所以歐美等國對其非常重視。程序曾经用時一年半調研全球生物質能源的發展現狀,他發現,生物質能源在所有可再生能源中對于減排的貢獻是最大的,不僅能做到零排放,甚至還能做到負排放,所以歐美非常重視这個領域的研究和開發。

  其實,國内也已经有民營企业進行生物質能源的研發。例如,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经過8年研發,于2013年1月在武漢建成了世界首條生物質原料制造液體燃料的萬噸級生産線。经過國家有關部門鑒定,其油品質量已经达到了歐V标準,處于全球領先地位。

  但是,正如李毅中所言,这些新能源産品在剛剛開始發展時,由于産量太少,成本遠遠大于目前市場上已有産品的价格。在这種情況下,政府應該有相應的财稅政策支持,讓它能夠存活下来。而目前来講,主管部門對于生物質能源的重視程度還不高。

  为何會出現这樣的情況?中國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韓小平告訴記者,主要是因为生物質能源現在體量太小,和風能、水能、太陽能等其他新能源相比根本不在一個量級上面,所以被忽視。

  而程序擔心的是,目前歐美已经有幾十家正在建設的生物質能源項目,年産量都能达到十幾萬噸的規模。未来2-3年内,这些項目将陸續投産,而这又有可能形成生物質能源的“第二波浪潮”。

  “到時候,就像現在的頁岩氣一樣,中國再奮起直追就晚了。”一位业内人士說。